我想知道为什么河南高考生这么难?

从985录取比例来看,河南的录取比例维持在很低的水平。因为没有任何官方给出过各省985录取率排名,所以我想尝试从一个全新的角度对河南985录取率很低这一情况进行论述。以2017年上海交通大学就业报告来看,毕业生中河南籍的本科生占比3.11%,硕士生达到了9.25%。以同年厦大就业报告来看,毕业生中河南籍本科生占比约5%,硕士生达到了10%。大量985高校都存在类似情况,即河南籍硕士生比例远高于本科生比例,这充分说明了河南本科阶段985录取率受到了抑制。

从985录取质量来看,末流985对河南的招生倾斜明显高于头部985高校。通常意义上,985录取率较低的几个省份为河南、安徽、广东、江苏等。我们拿声量比较大的河南和江苏比较,江苏985录取率不高,但录取质量极高。录取江苏省学生较多的985大学主要为南京大学、东南大学、浙江大学、上海交通大学、复旦大学。其中四个华五级,一个中九级。录取河南考生较多的985大学分别为吉林大学、武汉大学、华中科技大学、中南大学、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其中三个中九级,两个末流985。同理,安徽地处华东大区,上海江苏高校都多有倾斜,本地科大也多有照顾。广东有中山大学、厦门大学、华南理工等高校广泛招生,录取质量也有基本的保障。所以,单纯从事实来看,河南的985录取质量较差,缺乏头部985倾斜。

河南高考考生人数常年维持在全国第一的位置。需要说明一下,关于河南高考(特指夏季高考)考生人数的问题,建议各位直接上河南省教育厅看高考新闻发布会读取真实数据,无须相信各地营销号的不严谨表达。以2021年高考为例,在2020年高考工作报名开始时,河南接收了120多万份报名申请,所以有新闻给出了120多万人报名的说法。来到2021年春季,单招考试开启,20多万考生通过单招考试提前被录取,因而剩下的考生104万。其中参加专升本考试的考生18万,对口招生(中专直考大专)的考生6万,普通高考考生79万。因为这三场考试集中在6月7、8、9号这三天举行,所以新闻发布会是一起开的,三类考生参加学生统称为考生,文章里做了详细区分。

关于河南高考人数的话题可以引出很多问题。首先就是为什么河南考生这么多的问题。答案很简单,户籍人口多,复读生也相对较多。我常常见到沿海某省的人张口闭口要怪就怪河南复读生多,我觉得这类人不是蠢就是坏。为什么说蠢呢?宪法赋予公民的受教育权,那所有人都可以有对于接受高等教育的向往,任何人不得干涉。为什么说坏呢?因为大家都知道,现在本科毕业的年轻人太好找了,厂子里的年轻人却招不来,你一个个都接受高等教育去了,有的厂子就不高兴了。河南高考多苦别人不知道我自己却知道,谁愿意平白无故多吃这一年苦呢。第二就是一部分河南人拿一百多万的数据说自己高考多难,另一部分人拿一百多万的数据说河南虚报高考人数骗招生指标。先说前者,河南高考人数20年是85万,21年是79万,目前都排在全国第一的位置,真没必要听营销号乱说自己乱信。再说后者。管着十四亿人教育事业的教育部啊?人家公务员的水平能和你一样吗?我一个学生都能分得清清楚楚的问题,教育不能被骗到吗?再者,因为有提前招生、单招等等因素存在,高考报名人数本来就不存在统一标准。以2021年江苏高考为例,江苏一直宣传自己有35万考生,但实际上参加夏季高考的只有29万,其余6万被提前招生和各类单招消化了。江苏的提前招生实质上等同于河南的专科院校单招。事实上不少省份的统计都存在类似情况。只是需要走到相应的阶段才能摸清具体的人数,阴谋论一个骗取招生人数的罪名实在是无稽之谈。

河南高校不少,但高质量高校太少。河南985率低,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河南本地没有985高校。985高校虽然分散在各地,有很多以当地地名为校名。但这些学校都是教育部直管的单位,当地需要提供的直接金钱投入少之又少,获得的利益却一点不小。以武汉为例,武汉大学2020年总输入接近百亿,当年收入60多亿,其中教育部直接财政拨款接近50%,当地财政拨捐算在决算报表中的“其他收入”一栏里,本栏目包括校友捐款、投资收益等等。当年武大其他收入仅为6亿,也就是说,湖北武汉提供的直接财政收入很可能只有三四个亿。所以,武大作为部属大学,教育部财政拨款占大头,因而本地生源比例为25%左右,低于教育部为部属大学划下的本地生源不过30%的红线不多,省里愿意出钱,那便可以扩大当地的招生。典型的有浙江大学、中山大学等,本地生源比例远超30%。比如中山大学在教育部直接财政拨款低于武大的情况下,总经费却接近武大的两倍。河南没有985高校,没有部属大学,因而郑大拿不到教育部的拨款,只能靠省里的财政支持,且将郑大的经费提高到了70亿,虽然和985相去甚远,但依旧表明了河南有能力支撑起一所985高校立足。所以,河南不是不愿意出钱扩大本地的985录取率,实在是本地没有985无计可施。为什么河南没有985呢?我们可以试着来分析一下河南高教曾经遇到过的情况,分别讨论河南大学、中原大学、郑州大学、黄河大学、中科大这五所曾经给河南高教带来过希望的学校。

第一,河南大学。河南大学的问题很简单,本身是个实力还不错的大学,曾经的总经费排名能排到前20,如果按部就班发展有很大可能成为部署大学或者重点大学。但天有不测风云,院系调整把河南大学的发展之路断送了。部分学院独立成为大学,成为了后来河南一本招生的中坚力量。还有一部分受制于中南大区的发展规划并入了武汉的高校。河南大学这所曾经河南高校的高地就此跌落。

第二,中原大学。中原大学作为我党创办的大学,又以中原命名,一方面说明了格局之大,另一方面,中原中原,本该是在河南扎根发展的大学。可49年中原大学迁去了武汉,后来随着院系调整并入了武汉的各个学校,这个曾经耀眼的泡沫也灰飞烟灭了。另外补充一点,河南大学追认了中原大学的校史,我个人认为扯得有点远,但事实上如今各个大学都是这样,只要能往前延伸,多远都要攀上关系。所以,很多人会夸大地说河南大学拆分出了中南财经政法学院,虽然言过其实,但河南财经政法大学追认的正统是中原大学,河南大学也曾追认中原大学,河南大学和中原大学渊源在前,因而,虽说河大拆除中南财提法夸张,但也不是完全的无稽之谈。

第三,郑州大学。郑州大学的起点还算不错。虽说不能比搬来山大的上上策,但也算求个心安理得。开局派了嵇文甫,又成为了教育部直属高校,发展的也算顺风顺水。问题就出在了1958年。依照郑州大学的叙述,河南省要求郑大列为省属。懂历史的人都知道,1956年,通过了《关于管家机关停止增设机构扩大编制的通知》,1958年,教育部为了响应教员扩大地方自主权的号召,正式开始了大面积的部属高校集体下放活动。1956年,教育部直属高校75所,1958年,下降到了53所,此时郑大作为综合性大学仍在列。但58年6月的下放和过去两年的有序下放截然不同,教育部要求能下放的统统下放,自己仅直属7所大学。不得不承认,中国大学要想发展就得有政策,计划年代的政策也是我等参不透的。58年之后,教育部逐步收回曾经下放的名校。63年直属24所,78年直属32所,98年增至44所,进入新世纪,教育部直属高校才恢复到70所,并稳定格局。肯定有人质疑,为什么彼时教育部只直属53所高校时还有郑大,后来都直属了70多所却没有郑大了呢?这要说到国内大学的命根子,政策支持。60年教育部划定了64所重点大学,其中不包含郑大,也是从那时起,高等教育的天平连续五十多年未向河南倾斜过。虽然郑大曾是58年直属53所之一,但毕竟60年只有64所重点大学,说郑大是实力不济也不是没有可能。时间来到78年,教育部增设重点大学至88所,包含了湘潭大学、云南大学、新疆大学、内蒙古大学、合肥工业大学等等,甚至包含乐江西农业大学的前身和山西农业大学的前身,后面增设到了99所,包括了石家庄铁道大学;但仍旧没有任何一所河南的大学。从58年下放,到21世纪收回,郑州大学错过了四十多年的发展机会,过往的事实也表明了河南地区的高教事业并没有得到实质的支持。落后了四十年的郑大再也无法重回部属,自然也无力参与985评选的竞争。至此高教正式成为了河南的教育之殇。

第四,黄河大学。黄河大学现在留存的资料已经不多了,只能从只言片语中推测他的过往。黄河大学是中国第一所中外联办综合性高等学府,于1985年5月在郑州市成立。黄河大学主要开设三类专业,分别是外语、金融、计算机。事实上刚好踩准了未来几十年热门专业从外语外贸到金融再到计算机的发展脉络。黄河大学首批招生仅招收研究生,采用英语教学。这在当时也是开先河的举动。无奈80年代我们还在改革开放初期,黄河大学的模式必然会受到层层阻力,最后不得不放弃中外合办的模式,黄河大学并入郑州大学,河南高教的自救行动也告一段落。

第五,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中科大的事俨然成为了各地嘲笑河南有眼不识泰山、自断后路的典型事迹。问题是历史从来没有这么简单过。当年中科大下放,同时派了两队找下家。一队去了河南,一队去了湖北,都无功而返。后来又派两队,一队去了江西,一队去了安徽,最后才在安徽扎了根。有功夫的人可以看看刘西尧、和王锡鹏的回忆录,科大外迁本身就是本校学生极力反对又不得不做的事,最终留在安徽的原因也很偶然,纯粹就是负责外迁的刘西尧和负责安徽的两人达成了共识。刘西尧直接通知科大选地调查组:“已同商量好了,去安徽安庆,没征求你们意见,同同志没最后说死。”说白了,科大到哪其实和当地群众没多大关系,其实都是领导人拍的板子,而同意科大入驻安徽的恰恰是河南人。异地任职虽然预防了腐败,但确实也会出现本省人的命运由外省人来决定的弊端。此外,当年除了外迁十三校,北京大量的学校都下放了。河南也接受了对外经贸和首都经贸大学的前身,无奈两校均在后期回京办学。所以,有的事就是具有偶然因素的,河南遗憾地错失了下放的京校,我认为应该惋惜,但没道理去指责。

以上,便是我关于此问题展开的的论述。河南高考确实难,难在人太多,难在好学校太少。

Leave A Comment